山影資訊〉

《溫暖的味道》在鄉土中種下夢想的種子

分享到:                         發表時間:2021-06-08 點擊次數:465  


在鄉土中種下夢想的種子

——由電視劇《溫暖的味道》淺談未來農村題材主旋律創作

當代農村題材電視劇是我國電視劇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承載著反映現實農村狀況、引導觀眾精神生活、對社會主義精神文明進行宣導的功能。在過去較長的時間內,現實主義農村題材電視劇的內容,特別是主旋律作品的題材定位多以“脫貧攻堅”作為主題背景來進行構架。比如被譽為當代農村主旋律題材劇集標桿的《馬向陽下鄉記》,劇中主要講述的就是第一書記馬向陽帶領大槐樹村村民在脫貧攻堅中面臨的諸多客觀問題。伴隨著整體形勢的變化,當代農村主旋律題材劇集也勢必要開始從1.0模式向2.0模式轉變,也就是從以往的“脫貧攻堅”題材向“鄉村振興”題材轉變,由此,一部現實主義劇集《溫暖的味道》也隨之應運而生。


《溫暖的味道》是《馬向陽下鄉記》的兄弟篇,兩部作品中故事的發生地都是富有傳統特色的齊魯大地。山東地處沿海,經濟基礎雄厚,在脫貧攻堅方面也走在前列,2018年就基本完成省扶貧標準建檔立卡的貧困人口脫貧任務,大多數村莊已經開始了“鄉村振興”和“城鄉一體化”的新征程。

新的探索勢必要有新主題、新立意、新角度、新擴展,這也就要求整體劇作需要從敘事角度、人物塑造、結構模式、風格形式等方面進行精心構建。面對農村發展的新局面,《溫暖的味道》提前布局,緊跟如何進行“鄉村振興”的建設步伐,用“前瞻性”的視角探索現實主義農村劇集的新內容、新模式、新高度。緊跟“鄉村振興”這面旗幟,將“鄉村振興”與“脫貧攻堅”的內核區分開來,而這一切,需要從根源上抓起。《溫暖的味道》通過合理的劇情編排,用一個個細膩又不失幽默的故事,對相關政策進行了具象化的闡釋,通過高級的藝術手法完成了政策宣講。根據目前市場數據的反饋,廣大觀眾對于該劇是相當認可的,也就佐證了只要正確且高級的進行藝術創作,主旋律題材也照樣能夠打動觀眾。

在地域特色中探索“產業升級”新途徑

“開放性結尾”給予同類型題材創作以思考

劇中的后石溝村,是“有機蔬菜種植示范村”,有著自己的支柱產業,村民的生活已經擺脫了貧困的面貌。但不論是有機蔬菜還是手工煎餅,都處于較為初級的合作社階段,并未形成行業化的生產、管理、品控、推廣、銷售等機制。因而導致了為減少成本噴灑農藥、面粉以次充好等不良現象的出現。在劇中,孫光明以“壯士斷腕”的決心,銷毀問題蔬菜,增強宣傳,開啟產品溯源機制,正是將“有機蔬菜”的行業發展向前推進了一大步。而煎餅產業的滯銷,尋找問題根源,精準定位受眾,推進農產品深加工等措施同樣也是產業升級的必經途徑。依據后石溝村的地域特色對相關產業進行升級,縮短城鄉距離,打破產業壁壘,這正是促成“產業興旺”的重要前提,而“產業興旺”也正是“鄉村振興”的基礎與起點。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溫暖的味道》并未像“過去的”同類型題材那樣,為塑造主要角色的“正確性”而在劇作結尾進行某種“硬選擇”。在故事中,劇中主要角色孫光明在后石溝村推廣的道路,與同樣的主要角色張子灝試圖讓后石溝村走上的道路不存在“根本性沖突”。在整個劇的結尾,縱使故事中的后石溝村選擇了孫光明的“田園化生態發展之路”,也僅僅是因為孫光明選擇的道路適合這個村子。整個劇作沒有給孫光明和張子灝作出“孰好孰壞”的定論,實事求是、因地制宜的建設美麗鄉村,這其實是這部劇給出的最佳答案。

在“綠水青山”中堅持生態宜居的新守望

在“文化自信”中引導鄉風文明新篇章

“綠水青山,野花啼鳥,已把此心留住。”鄉村田園正在成為更多人的精神向往、心靈家園。綠水青山與田園風光作為我們的財富,如何使這些財富從“目之所及”變成“觸手可及”成為了孫光明到后石溝村任職后的重要任務。隨著城鄉一體化進程的逐步加快,“民宿”這一構想在孫光明的腦海中逐漸明晰。但如何轉變村民固執的理念也成為孫光明面臨的最棘手問題。同樣,在孫光明關于海青村的構想中,也面臨著同樣的阻力。村民們是選擇切身參與到守護鄉土寶貴自然環境的可持續發展之路,還是選擇置身事外,任由大資本改變家鄉的鄉土鄉貌。孫光明期待在守望與發展中,真正能夠帶領村民,從“綠水青山”中挖掘“金山銀山”。“鄉村振興”絕不是不計后果的破壞原有的生態環境,而是要在生態文明的基礎上,創建我們更美好、宜居的家園。

明代的《朱柏廬治家格言》里曾這樣描述道鄉風文明:“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恒念物力維艱……”隨著時代的推移,新的鄉風文明也有著新的要求。劇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處世之道,“和為貴”、“和而不同”的東方智慧,都是貫穿始終的思想內涵。劇中鄉村宗族群體的代表趙玉山,在“祭谷神”的過程中,也蘊藏著農民對于土地的深厚情感以及對豐收的熱切期盼。以鄉村文明之“魂”引鄉村振興之“路”,已經成為了《溫暖的味道》劇情的推動力之一。

在“建強基層黨組織”的進程中提升治理水平

展示新時期鄉村勞動女性們的“昂揚斗志”

在新時期,如何全面強化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已經成為了提升農村基層治理水平的重中之重。《溫暖的味道》一劇中,孫光明在面對村內人心不齊、兩派相爭的遺留問題時,選擇的解決方式是從強化組織意識開始的,他帶領全村黨員重溫入黨誓詞,強化黨員的帶頭模范作用。只有基層黨組織團結一致,才能帶領村民共同奮斗,不斷前行,這在后續有關維修水渠的劇情中也有了具象化的呈現。建強基層黨組織是鄉村振興的前提和保障,對基層的有效治理也勢必會加快“鄉村振興”的前進步伐。

追求獨立自主,對未來有規劃、對生活有企圖,將人生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每個人愛自己的開始。在《溫暖的味道》劇中,廣大觀眾能看到眾多鄉村女性的形象。她們熱情、爽朗、勇敢、能干之余,又帶著幾分狡黠,劇作的鄉村女性形象,不僅豐富了劇作的感染力,同時也是真實鄉村的現實主義投射。例如劇中的趙麗英與桂花嫂,就是獨立自強的優秀女性代表,一個是深受前夫壓迫的單身母親,一個是為丈夫而因病返貧的女性。她們身上從不缺乏自力更生的能力和心氣,缺乏的是勇于跨出第一步的魄力和態度。孫光明從鼓勵到指引,讓她們擺脫貧困面貌,在彰顯自身價值的同時,成為獨立自強的新女性。“解放女性”是中國共產黨偉大的歷史功績,“婦女能頂半邊天”是新中國廣大勞動女性的人生態度。在《溫暖的味道》的故事中,鄉村女性不僅實現自身價值,更是勇于投身到“鄉村振興”的歷史大潮之中,彰顯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無論男性還是女性每一個人都不應該是“旁觀者”,而應該是這項國家戰略的積極參與者。


通過對《溫暖的味道》一劇的分析,我們能得出在今后同類型主旋律劇集作品的創作上,“立足根本、深挖現狀”的創作初衷才是能夠真實呈現核心主題的必要條件,用“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前瞻視角展現 “鄉村振興”的發展之路,用“體悟實感、入木三分”的創作態度潛心表現小人物在大時代下的思索與奉獻。因此來看,《溫暖的味道》一劇帶給我們的不僅是對優秀作品的回味,更是對未來如何創作出更優秀的當代農村主旋律電視劇作品的深度思考。(撰稿/趙宇 孟宇)

來源:光明網

欧美成年生活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