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資訊〉

純粹心理暗示《內陸帝國》

分享到:                         發表時間:2021-02-20 點擊次數:678  

實際上整個三個小時的片子只有開頭的幾分鐘算真實發生的,也就是那個波蘭姑娘和一個男的在旅館里做愛,但是臉部被完全虛化了。從對話可以看出她并不是妓女,那她為什么要到旅館里和不認識的人發生肉體關系呢?


影片先是進入比較容易理解的一段:波蘭女孩在干完事后,坐在床上看電視,電視里出現了Laura Dern的形象,后者表面是好萊塢一個明星,但其實是波蘭女孩自己的化身,她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個剛接了新戲的好萊塢女演員,在拍戲的過程里和男主角不自覺地發生了一段婚外戀。這里面Laura Dern的丈夫的形象其實特別重要,因為實際上他和生活中的波蘭女孩的丈夫是同一個人扮演的!這個在片子的最后有個交待,波蘭女孩沖出旅館房間回到家所擁抱的就是他!


我們先越過Laura Dern拍戲的情節,跳到電影的中段,因為實際上答案是在這兒給出的。在影片進行到一個小時左右,Laura Dern走進了那個布景的房間,而突然好像移形大法一樣,整個房間變為真實,而Laura Dern仿佛換成了一個和她的明星身份毫不相干的家庭主婦(這其實是她在影片中的第三個身份),一個普通的妻子和他的丈夫(依然是同一個人!這點很重要!)很拮據的生活在一起。這其實才是真正的那個波蘭姑娘的生活寫照,在真實生活中她和丈夫生活的很不滿意,他的丈夫而且背著她有了外遇(這個在影片的后半段有特別明確的交待)。這個其實才是整個電影最初的出發點!整個故事的源起即是因為波蘭姑娘對自己的婚姻生活極端不滿,為了宣泄和排解自己的情緒(我推測)才在旅館里和陌生人幽會,而在她所想象出來的這個“美國夢”里,她決定“報復”一下她不忠實的丈夫,她要來一次婚外情,于是她的化身,Laura Dern幾乎是以一種很生硬的方式“愛”上了幾乎和她完全不是一類人的男主角,而這回心懷戒備,甚至是醋意大發的是她的丈夫!



我們再回到影片的開始,在波蘭女孩的“想象劇”中生活的Laura Dern在家里接待了一個怪模怪樣的鄰居老太,后者把她直接帶入了對未來的一個預測里(等于是在一個想象里面套了另外一個想象。這里有個細節一下點出了這個夢套夢的結構:在那個影星訪談節目的結束語里,報幕員對著話筒說:“Dreams make stars (指波蘭女孩夢中出現Laura Dern) and Stars make dreams (指Laura Dern陷入對未來的夢想預測當中)”),在這個預測里,Laura Dern作為一個局外人參與到一部電影的拍攝,但卻受到了這部受到詛咒的電影的故事情節的誘惑,而和“影片”的男主角發生了婚外情,更神秘莫測的是,因為“影片”本身的情節就是如此,所以Laura Dern把自己和“影片”的女主人公也混起來了。而這一切,實際上都是波蘭女孩對自己由于丈夫的虐待而身陷悲慘生活所起的本能的報復心理而產生的一種”臆想“,她要讓她的丈夫成為一個犧牲品,讓他嘗一嘗絕望的滋味。


這里面特別重要的是,這個波蘭女孩開始產生了激烈的心理斗爭。因為這個“想象”中的“想象”都是波蘭女孩的幻想,因此她等于是有權操控一切情節的設置,所以她又把這個虛擬拍攝的電影和她在真實生活中的遭遇等同起來,因此作為波蘭女孩“替身“的Laura Dern不斷的在影片中問:“Look at me, tell me if you know me?“。因為她實際上對自己的陰暗一面是有疑問的,甚至是痛苦的(這也是為什么她看電視的時候一直在哭),不原意在旅館中“自暴自棄”的與陌生人幽會,這種行為等同于妓女,她也不愿因用暴力的方式去報復她的丈夫,這是違背她的意愿的。而她所做的一切正把她自己改變,這就是她為什么要讓Laura Dern反復問自己和別人這句話。而在虛擬拍攝的影片中她回歸成了家庭婦女的身份,她嘗試了自己的“墮落”,因為Laura Dern在大街上自稱為一個“妓女”,而后果是被她愛上的男主角的妻子用改錐捅死了,這里面還有一個有意思的“報復”小細節,就是在現實生活中“偷”她丈夫的那個女第三者被波蘭女孩在“虛擬影片”中安排成了受害者(男主角的老婆)而一解心頭之恨,但是這個報復的結局換來的卻是Laura Dern自己的死亡,這算做是波蘭女孩給自己的一個心理暗示吧。也正因為如此,“虛擬影片”拍攝結束之后,Laura Dern其實也就是波蘭女孩,特別失落的離開了,她意識到這個自暴自棄的做法絲毫不能給任何一方帶來任何積極的結果。所以她來到劇院的樓上,在抽屜里拿到了手槍,要去解決一個“東西”!



這個“東西”是什么呢?我先賣個關子。談一點David Lynch在這之前的幾部電影里都出現的很重要的一個“東西”。大家應該記得在《Lost Highway》里面有個很詭異的無眉人,而在《Mulhooland Dr.》里也有類似的這么幾個類似的角色,就是那個藏在餐館后面蓬頭垢面的怪物和那個戴牛仔帽的無眉人。這幾個人的出現好像沒有什么合理的解釋,而我個人覺得其實他們特別重要:他們其實不代表任何一個實實在在的人物角色,而我暫且把他們稱之為“心魔”。以《Lost Highway》為例,實際上那個無眉人就是男主角的兩個身份(薩克斯手和修車小伙)內心的一部分,可以說是內心的一個陰暗面,誘惑他們為欲望去進行報復和給自己的報復一個合理的理由(《Lost Highway》其實有一個比《Inland Empire》清晰的多的邏輯模式,改天抽空寫出來)。而這就是這個“心魔”所起的重要作用,它實際上是主人公內心無法控制的陰暗邪惡一面的代表。更深的一層,David Lynch的電影最基本的道德含義和人物的基本行為動機,皆存在于此,即人物和他或她內心黑暗一面的永久較量,在Lost Highway和Mulholland Drive里,都是人物無法克制的被自己的內心欲望所指引,而在Inland Empire里,則很可能是個例外……


現在回到Inland Empire,這個“心魔”是誰呢,就是那個在街上和波蘭女孩相遇的那個講波蘭語的家伙。其實特別明顯的是,在影片的一開場,兔爺帶大家走進的大廳里,這個人就在那兒反復的問:“出口在哪兒呢?我要一個出口!“ 這實際上就是波蘭姑娘在不斷的反問自己,她需要為自己找到一個能走出心理困境的解決辦法,而“心魔”給她指了一條報復的路,這是一條黑暗的道路,也是波蘭女孩自己一直疑惑和無法下定決心選擇的道路。有一個特別特別重要的細節是,Laura Dern是如何得到那個她要用來行兇而最后卻被其所殺的兇器“改錐“的?恰恰就是在一所貌似露天工廠的房子外面遇到這個“心魔”的時候因為恐懼而發現的(靠,特搞笑的是丫當時嘴里含著一個燈泡!)。

在這兒David Lynch用了一個和Lost Highway很相似的手段,在那部片子的結尾Bill Pullman將黑幫老大擊倒在地,無眉人站在他旁邊遞給他一把槍,這時候給了一個黑幫老大的特寫,再反打Bill Pullman的時候,我們發現無眉人已經不見了,只有Bill Pullman自己一個人用手槍指著黑幫老大將他了結。在Inland Empire的這個場景里,Laura Dern來到一幢房子的院子里,隱隱約約的在一棵樹的背后看見那個波蘭家伙,他好像走出來,面目可憎,嘴里還含著一個燈泡。恐懼的Laura Dern邊后退邊轉身在一個廢棄的工作臺上看到一把改錐,她拿起來,慌慌張張的逃走。而這時候鏡頭再反打房子前邊,我們看到空空如也其實一個人也沒有。這其實寓意是很明顯的,“心魔”的這些角色,并不真實存在,他們是主人公自己心理的一部分,在“心魔”的指點下(或者是以心魔的出現為借口),主人公們都找到了實施暴力的兇器,在Lost Highway里是無眉人給出的那把手槍,而在Inland Enpire里則是貫穿始終的那把改錐。



最關鍵的時刻來到了,在影片最后,Laura Dern在深邃的走道盡頭遇到的也是他,她開槍把他打死了,把“心魔”解決掉了!影片在槍擊之后氣氛馬上逆轉而上了,在圣靈一般的歌聲里,Laura Dern穿過走廊來到旅館房間和波蘭女孩融為了一體,而后者沖回家中和丈夫擁抱在一起。“心魔”消失了,仇恨也隨之消失了。一切的一切都回歸平靜與美好。而波蘭女孩的夢想倒退到了虛擬拍片以前,因為這個片子就是一個噩夢的設想么,它現在被波蘭女孩徹底否定了!而在那個最初的夢境里,鄰居老太對面坐的是一個端莊純潔堅強的Laura Dern,這才是波蘭女孩真正的夢想。影片在歌聲中以happy end結尾,喜劇收場!!


總結一下,整個影片就是波蘭女孩的一個夢,是一個因為她悲慘的家庭生活而引發的一個激烈的內心的心理沖突的過程。是報復和毀滅還是平靜與博愛?她要選擇,要克服的是自己內心的欲望和隱藏的心理黑暗面的障礙(靠,這是David Lynch電影永久的主題)。而Laura Dern則是波蘭女孩在夢中的替身。Laura Dern在夢中也有三個身份,電影明星,她所扮演的電影里的人物和家庭主婦(即波蘭女孩生活的真實寫照),而這些女性身份的丈夫則自始至終是一個人。這些人物所經歷的故事有四個,波蘭女孩和她丈夫的生活,丈夫背叛了她;Laura Dern作為家庭主婦和有背叛行為的丈夫的生活(這很可能是虛擬電影的一部分);作為電影明星的Laura Dern的生活,她背叛了丈夫;以及虛擬電影本身的故事,也是一個妻子背叛丈夫的故事。


而這里面還有兔爺的幾次出場和房間里那幾個妓女的幾次出場。我認為它們更多的是為了給影片營造視覺效果,兔爺凸現的是冷漠和荒誕的氣氛,妓女則帶來的更多是欲望的誘惑。當然我覺得更重要的是他們其實好像京劇里的“過門”一樣,讓四個故事和不同的人物身份穿插起來成為一個整體。


不知道是不是還遺忘了什么,明天或者后天再去看一遍,再補充。


說幾個注意到的細節:一個是兔爺居然是穿雙排扣西裝的,不知道為什么這個給我留下了特深的印象,因為現在我感覺除了民工有時候穿,好像雙排扣西裝都消失了。還有就是Laura Dern穿的那雙白色絨毛大拖鞋,實在和她的形象是配的太絕了,感覺百分之百對路。還有兔爺幾次出現時的配樂,太陰沉了,太牛逼了,像Terre Theamlitz的手筆。


欧美成年生活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