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資訊〉

《著魔》分析劇中人的職業身份

分享到:                         發表時間:2021-02-20 點擊次數:675  


看了很多的分析Possession劇中人個性和內心糾葛的影評,我想嘗試去分析一下劇中人的職業身份 也許可以豐富這部劇的環境信息


情景1:開篇不久,4名風格鮮明的男性“HR”負責男主角的辭職面談,談到男主近期任務的進展時,男主的回答表明他與對方最實質性的接觸和交談是發生在公園

情景2:很多劇情都表明男主絕大部分時間駐點在國外,辭職后男主還是獲得了一筆不錯的酬勞,亨利也說知道他有錢

情景3:4名“HR”中的兩位后來出現過。

女主殺了閨蜜之后藏身于閨蜜家時,正是獨眼HR帶領著一隊警察上門,在男主冒險現身之后,立即與一名警察一起開槍擊中了男主,完全沒有試圖抓捕的意思,而其本人也被男主在受傷倒地情況下精準擊斃。



粉襪“HR”后來一次出現在獨眼"HR"上門找茬之前一幕,男主暗示他認識一個人死在糞池里(也就是亨利),粉襪笑稱“I know”這些只是“details”,并且希望男主回去上班,他的崗位繼任者無法溝通,合適的人很難找。另一次是粉襪帶著一隊沖鋒槍警察直接掃射了男女主人公,同樣的,也對抓活的沒有興趣。

說明這4名“HR”是供職于國家強力部門的

情景4:男主僅通過言談便察覺私家偵探公司老板是gay,簡單的用“色誘”讓老板自己說出了跟失聯偵探的關系,讓老板成為他第二個偵查炮灰。之后,男主又讓亨利成為第三個炮灰

情景5:男主看到女主放在臨時住所冰箱的尸體后,很快靜下心來,不經太多的考慮便設計了一個爆炸現場,并且在最后精確逃脫。

其間見了一下亨利,也是很從容地計上心頭,制造了一個喝酒嗑藥過量不小心死于衛生間的現場(以現在的眼光看有很多的DNA或者指紋上的問題 也許70年代末80年代初那個時期的技術條件 這是可行的)

這說明,男主對于這樣的“臟活”并不陌生,甚至是挺熟悉的。

情景6:男主與亨利初次見面時,被亨利輕松打成重傷,扛出家門。



綜上再結合其他場景,大概可以判斷男主家的公寓樓在西德的柏林,靠近柏林墻,隸屬于西德或者北約情報部門,在冷戰時期長期駐海外從事諜報工作,他的掩護身份應該是英俊的商人或者外交官,受過良好的射擊訓練,思維縝密,溝通能力強。(身份是掩護,溝通、思維、分析、察言是最重要的工作技能,射擊是保命的最后希望,格斗其實只是加分項,在冷戰時期,一個間諜如果到了需要肉搏的地步,基本上他就失去了活著離開工作地的可能)


女主是一個芭蕾舞教師,男主向私人偵探老板透露女主一年前辭職了,亨利則承認與女主的關系持續了一年。在亨利拍攝的錄像帶中,女主強調了她的渴望,她需要她自己是作為一個主體“I”存在,她不希望自己作為一個男人的附屬,替男人打理家務帶孩子,等待男人偶爾回家的關懷,介于男主工作的特殊性,其中可能還包含著對男主可能有一些男女方面的特殊工作方式的懷疑,甚至男主無法活著回來的焦慮。女主強烈地希望自己能在生活中占有一定的主動權和選擇權,她深愛丈夫,但是對丈夫的懷疑(她直問過丈夫出過軌嗎 男主倒是很干脆地回答她:NO!!)和對丈夫把自己排在工作之后的怨恨讓他對丈夫產生了報復的心理,希望讓丈夫心理糾結,受點傷害。她希望有男人能夠給予心理和身體的關懷,甚至可以是除丈夫以外的其他人,允許自己釋放,但另外一個堅持忠誠的自己又告訴自己這是魔鬼的好處。女主在這樣分裂的想法中度過了嘗試在感官享受中尋找自己本我的一年,她不但沒有找到,反而更揪心。



也許魔鬼承諾女主的,就是兩者皆得。一個慢慢形成,最后完全變成男主形象的“復制品”,魔鬼承諾的是由內而外的完美復制卻又絕不離她左右,完美到女主可以放心提出跟原版離婚。女主以為這樣她既可以體會被男人全身心地關懷,又不必覺得那是出軌而受到自己忠誠的質疑。但當男主真人出現,又毅然決心為了她辭職時,女主之前精心說服自己的理由奔潰了。但是與跟魔鬼的契約一旦開始,就停不下來了,可能魔鬼還可以在某種程度上操控女主的思維(在女主毆打殺死偵探公司老板前,有一個可能是鬼上身的動作)。魔鬼在女主的搖擺中最后成品,追求本我的女主死了,為了女主其實可以付出一切的男主也死了,能看清皇帝新衣的孩子選擇了自溺。


全劇充滿著各種自我對立分裂的人和環境:對立分裂的德國,在離開家庭和回歸家庭、出軌和忠誠中糾葛矛盾的女主,內心落入無盡黑暗糾葛、完全崩潰的安娜和單純陽光的“安娜”,奔波在現實中看似不關心家庭實則充滿真情的丈夫和看似給予一切、承諾所有完美,實際上只能帶來災難的復制人丈夫。。。。。 導演內心的答案是什么,并沒有明示,他想表達的是對一個分裂的家庭還是對一個分裂的國家還是對冷戰兩個陣營各自價值觀的思考,也許也就糾葛在最后的槍炮聲中。


欧美成年生活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