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資訊〉

《沼澤地》影片分析

分享到:                         發表時間:2021-02-20 點擊次數:589  


沼澤地的主要線索有兩條:一是追查案件的故事線;二是一對搭檔的關系線;

示意圖見下(上面的是故事線,下面的是兩個搭檔之間的感情線):


故事線中有兩個較大的情節點:一個是找到尸體后回到旅館,一個男人來報案,于是案件從一起少女失蹤案變成了一起連環殺人案,故事從此處正式展開;第二是電影偏后期確定少女打給獵人小屋之后,兩位探員去獵人小屋追捕最終嫌疑犯;兩個情節點中還有一個重要的點就是跟蹤發現嫌疑人奎恩就是女孩的現任男朋友,之所以這個點很重要因為這個點把幾個已發生的案件和一個現在正發生的危險事件連接在了一起,也是案件第一次出現了嫌疑人。

二人的關系線比較隱晦,但是卻很重要,如圖所示,平時在辦案時看不大出兩人的關系變化,但是兩人還是有幾個重要的關系節點,羅列如下

第一個是兩人剛入住下樓去打槍,這場戲非常精彩,我有必要仔細分析一下,首先兩人打槍的目標很有趣,一開始帕德羅打的是鑰匙鏈,而且一擊命中,而胡安打的卻是酒。導演和編劇在兩人打靶的目標對比中微妙的暗示了兩個人的價值差異,帕德羅的一本正經,和胡安的玩世不恭(說醉生夢死有點過了,但是有點這意思)從這個目標選擇上可見一班。之后更有趣的事情發生了,胡安沒打中之后,帕德羅變換了射擊目標,帕德羅把目標變成了跟胡安的一樣,都去打酒,這是什么意思呢?帕德羅主動的在和胡安較勁了。你做不到的事我偏要能做成,這動作其實就是在表現這個。在兩人交替打酒的過程中,他們的爭論也越來越激烈,到帕德羅諷刺胡安只會勒索妓女和酒吧老板(暗示他無能)的時候到達頂點,此時胡安停止了射擊,追問他還聽到了什么,帕德羅說“這還不夠么”然后帕德羅一槍命中,給兩人的爭論打上一個句號——兩人的這一仗,帕德羅贏了...

兩個人此時的關系處于對抗的狀態,但隨著兩人辦案的深入,胡安展示出了很強的偵破能力,并且在發現尸體時,給了不舒服的帕德羅一個臺階下,于是在下一場酒館的戲時帕德羅說了一句“謝謝”這個時候兩人的關系親密了很多,可以說已經成為伙伴的關系了;到了第一次與嫌疑人奎尼對峙,胡安打掉了奎尼架在帕德羅脖子上的刀,并且在下面的審問中氣勢上壓倒了奎尼,當天晚上兩人在酒館放松時,胡安去撩妹,帕德羅看到之后不再是像最開始一樣鄙視,而是理解的笑了笑,這時候兩個人已經成為好朋友了,但兩人的關系這根弦剛剛在這松了一下,下面就是記者對胡安身世的質疑,這時候帕德羅沒怎么當回事,但伏筆已經埋下了,待到下一次記者明確說明了胡安曾經做的事情之后,帕德羅真的開始懷疑了,他本來想去問胡安(從記者那回來之后,他看到了胡安房里的燈光,注意那個地方他的動作和表情)但是,但還是做罷了。待到影片后半部分,胡安告訴帕德羅當初自己背了黑鍋,帕德羅相信了,而且胡安救了自己的命,所以最后他才對記者說記者被誤導了,這時候他已經對胡安完全信任,但很快又被記者拿出的照片震撼了。最后他在自己的房間把照片撕了,這個舉動是可以多解的,個人認為他一方面確信了胡安曾經做過不光彩的事情,但另一方面他也覺得胡安本性上并不是一個壞人。

順便說一句,這個撕照片的動作個人將其看作表現了帕德羅在劇中的變化,他從一個簡單的對獨裁憤恨的年輕人,變成了一個對個人對社會稍微有些深刻認識的人。當然因為我前面說了這個舉動是可以多解的,所以這個觀點也只是我個人觀點。



人物分析和人物關系:

1.帕德羅:帕德羅因為發表公開信抨擊了將軍被調離了馬德里,邊遠小鎮發生了一起失蹤案于是被調過來查案。帕德羅是一個帶有英雄主義傾向的年輕人,但跟胡安相比實在缺乏辦案經驗,或者坦率講有些能力不足,只會蠻干(具體導演是如何克制的表現的,我會在分析胡安的時候對比著二人在戲中的表現具體講)。

另外這片子雖然敘事上是上帝視點,但是從情感上來講,個人認為導演是以帕德羅的角度出發的,或者至少表面上是更認同帕德羅的;

2.胡安:我認為,理解這部片子內涵的關鍵就在于對于胡安這個人物的理解,以及對胡安和帕德羅之間關系轉變的理解。具體內容我拿戲來說。

其實除去開頭空鏡的第一場戲,就已經暗示了兩個人的性格和關系了。車壞了,帕德羅走到離車比較遠的地方去看有沒有路過的車,而胡安顯得不太在意,坐在車發動機蓋上若有所思的看鳥。可見帕德羅是比較積極的,也比較沉不住氣,相比來講胡安則沉穩的多。同時還能看出來倆人作為搭檔,卻一點都不親密。坦率講,看到第一場戲的時候,我就預感到這片子不會是個爛片,因為導演塑造角色的能力能在這開場的看似輕描淡寫的戲里面顯露出來。

接下來倆人入住旅館,胡安看到帕德羅對鑲有“元首”照片的十字架很氣憤時調侃了一句:“你們全新的國家”,這句話很有趣,其實有種諷刺帕德羅在政治上幼稚的感覺。但同時,胡安的這句話也有一種看清了社會現狀之后的玩世不恭感。就像是他把社會,國家的假象看透了,自己完全的置身之外。但其實他確實置身事外了么?

胡安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

首先他是個按現在話說情商極高的有能力的人,并且他辦案的手法很老道,外松內緊。他很喜歡喝酒,就算是辦案的時候也不例外,但是酒卻并沒有讓他不清醒,反而成了他跟別人溝通的“武器”,他多次靠酒跟陌生人打好關系,一開始倆人玩射擊游戲之后,他就喝了酒,還給一幫村民點了酒,結果是他得到了一些情報。到受害者姐妹的家里去調查時,他又喝了女主人倒的酒,而且還夸了酒的味道。后來女主人多次來找他。請注意,找的是他,不是帕德羅。為什么找他?因為他讓人覺得可以親近,這都是一開始喝了女主人酒的原因。這個感覺有點像男人之間敬煙,兩個不認識的人,點上一根煙,立刻覺得親近了許多。

他在調查的過程中很會觀察,問的很少但是往往在點上,相比之下帕德羅則比較魯莽,經常會談崩了。比如最開始去女孩家,帕德羅一直在問東問西,并且最終的一句話把男主人惹怒了,但是胡安只問了一句話:“知道你們女兒想出走的原因么”這個確是最重要的內容,并且問這句的原因顯然是胡安已經通過觀察得到了結論,就是女兒想出走,并且帶走了一些錢(注意畫面給了酒店的招聘廣告單和空空的錢夾)。

胡安同樣可以根據不同的人突破他們的心里防線,比如最后突破旅館管理員的心理防線,而帕德羅則往往束手無策甚至把事情搞砸,比如威脅小女孩,結果把小女孩逼急了。

胡安也很有人情味,比如在發現女尸的現場有一個小卻很有意思的細節,帕德羅表現的很不舒服,胡安看出來了,于是對他說,我的本子落在車上了,你能不能幫我去取。他太了解帕德羅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其實他并不需要本子,需要也可以自己去拿,讓帕德羅去拿本子只不過是希望他離尸體遠點,去那邊“靜靜”。這也是下一場戲為什么帕德羅會在酒吧主動對胡安說謝謝的原因。

從另一方面看,影片或實或虛的描寫了胡安黑暗的過去。實是通過記者的回憶和照片來表現的,告訴我們胡安原來是個秘密警察,折磨過不少人,這也可以理解為什么胡安為什么那么懂得與人交往,也那么理解人們的弱點。



虛寫則更有趣味,主要是通過鳥的意向來表現的。

片子里多次出現海鳥,意象的感覺想必很多人都注意到了,但最能表現出鳥意象的實體感的是在有一個男人來報案說自己的女朋友和另一個女孩其實也被殺了之后的那一場戲出現的。這個要先從這場戲說起。在胡安拿到男人的項鏈打開了之后,有一個特寫鏡頭,一個手在不停的抖,下面是胡安的驚恐的表情,這個手就是胡安本人的手頭,那他為什么要手抖呢?這一場戲之后,下一場,胡安在洗手間里尿血,從洗手間出來之后看到了一只鳥飛了進來然后就暈倒了。胡安在前一場戲中的驚恐和這一場戲的暈倒是有關聯的,是因為他想到了一些東西讓他心里起了反應,那他想到了什么呢?我個人猜測,他肯定見過一些類似的吊墜,里面是親人或者愛人成雙成對的照片,這些人都被他殘害過...是的,他腦中重復的應該是自己曾經犯下的罪惡,而那只鳥其實在他看來更像是地獄來催命的曾經的冤魂。不知道大家會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畫面中不斷重復的群飛的鳥很像記者最后拿來的照片里四散奔逃的人群。固然,這的意象是不能肯定為是某種實體的象征的,但是我個人認為鳥在這部片子中所指涉的是大眾,而胡安眼中的鳥則是被他殘害過的大眾。另一方面,如果鳥指大眾,則沼澤地就是污濁社會的代名詞。也剛好符合這部影片的內容。(當然這樣每個人有每個人對這些意象的理解,意象很多情況下一定指就沒味道了,這里也只是我的一個猜測。)

說了這么多其實要講的就是胡安其實內心是有強烈的負罪感的,這個工作對他來講更像是一次自我救贖。所以盡管這個案子他起到的作用遠遠大于帕德羅,但是當結尾的時候,他卻要拉住帕德羅說你才是英雄。其實單就這個案件來講,他更是應該被認為是英雄,但是他自己覺得自己骨子里還是個罪人...

但如果僅僅從負罪感這點來分析胡安我認為還遠遠不夠深入。這里面有兩個問題需要解決,第一個問題:為什么胡安最后要急切的讓帕德羅拿出報告他英雄事跡的報紙,并且著重說:“給你的兒子看,別弄丟了”注意“別弄丟了”。我個人猜測(雖說的猜測,但是我對這個猜測比較肯定)導演其實是在暗示胡安可能也曾經是個英雄,或者至少曾經是個有理想主義傾向的年輕人。但是...他最終在獨裁社會的“沼澤地”中淪陷了。看到帕德羅就像看到曾經的自己,既然自己已經不可避免是個罪人了,他需要一個年輕人實現自己曾經的理想。與其說這是與帕德羅的一段對話,可能胡安更想對曾經的自己說...

第二個問題:既然胡安是這么有能力的一個人,并且曾經也是為利益集團中賣命的一份子,為什么他在這么偏遠的地方工作?因為一開始我們就知道了帕德羅是被“發配”到這個地方的,可見這其實是很差的地方。那既然胡安這么懂得社會潛規則,為什么卻也混到了這兒。

我個人認為,這里面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自愿,可能胡安早就對這一切看透了,沒了進取心,更希望在一個沒人待的地方做點事,而不是在大地方被像記者這樣的人認出來。

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我個人認為可能更符合情況,胡安其實是被下放到這樣偏遠的地方的,他和大部分曾經的走狗一樣成了卸磨殺驢這出故事中的失敗者。獨裁政府形式上變成了民主政府,獨裁者可以搖身一變變成社會名流,但是曾經給獨裁者當槍使用的秘密警察之類的,樹敵太多,只能變成犧牲品甚至替罪羊,這可能也是胡安看透世事,玩世不恭的原因。


總得來說,在我看來,胡安固然曾經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秘密警察,但他同樣也是一個歷史洪流中的小小石子,一個悲劇人物。他也許曾經是個理想主義者,民族主義者,或者將集體利益當作至高無上最追求的人(二戰中多少年輕人都曾受蠱惑最終成為了納粹)?他同樣有同情心,有人情味,甚至有藝術天賦(素描不錯),有女人緣(在酒吧比較輕易的搭上兩個姑娘),他就是你我中間的普通人,甚至是更優秀的普通人,但這并不能阻止他在獨裁國家中被“體制化”,甚至被洗腦,將維護獨裁政府的利益當作維護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直到有一天,獨裁政府突然垮臺了,他曾經維護的一切都轟然倒塌了,他被當作無用品從國家秘密警察甩給了一個偏遠地方的警察局,而且還得了絕癥。一個人經歷了如此幻滅之后走向玩世不恭是難免的。他明白了自己曾經的舉動其實是在作惡,于是他雖然外表很放松,但每天都睡不著覺,看到能聯想到自己曾經作惡的東西(項鏈,像四散奔逃的人群一樣的飛鳥)就恐懼。但舉目四望,滿眼都是經歷國家陣痛后表面上自由卻貧窮的人們,權貴卻依舊是權貴,依舊和其走狗戕害著普通人,他能做的贖罪也只有幫助一個有信仰的年輕人抓住直接犯案的罪犯,并且叮囑這個年輕人“別弄丟了(你的信仰)”——不要像我一樣。他能抓住權貴并且定罪么?原來做不到,現在依舊做不到...


帕德羅對胡安態度的轉變,從不屑,到感激,再到懷疑,信任,最后到接受,其實也是源于自身對于社會和人的理解加深,他還是那個有信仰的青年人,但不再苛求每一個人都徹徹底底的干凈,他也許理解了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或主動或不得已的犯了些罪,但他并不是個十惡不赦的惡人,而是一個即有著光明又同樣擺脫不了黑暗的——普通人。



其他人物關系線

整理一下三個罪犯和受害者之間的關系問題,因為這個對于捋清故事線索很有幫助,

時間上講,第一個受害者是單身媽媽阿黛拉,這個事情發生在77年,

         第二個受害者是主動來報案的男子的女朋友貝阿特利斯,發生在78年,

         第三個四個受害者是姐妹倆艾斯特雷亞和卡門,發生在80年;

         還有一個被強暴但最后被救了的女孩算作第五個受害者

         這幾起案件都發生在集會前后,這樣幾個人失蹤之后很久才會被發現。

除了奎尼和塞巴斯蒂安,還有一個農場主是奎尼的金主。根據片子內容,比較容易推測出金主跟第三第四個女孩發生了關系。而這五個人都與奎尼認識,同時受到看門人塞巴斯蒂安的蠱惑想要去港口城市工作生活。

個人認為奎尼和金主是一伙的,他們設計強暴未成年人,但是謀殺與他們無關。

很有可能這幾個女性在旅館和奎尼幽會的時候,被塞巴斯蒂安盯上了,本來本地的女性大都想離開這里,再加上被拋棄和強暴,加強了他們想要離開的欲望,而此時塞巴斯蒂安給了他們機會,他們就輕信了他,并最終導致被塞巴斯蒂安軟件,強暴和殺害。

之所以認為金主與謀殺無關,因為個人感覺殺人不符合他的利益。他為的是控制這些女孩以便性侵,即便是女孩要逃走,也應該是抓回來控制住,殺了目標很大,而且只能再換個人危險性更大,確實不明智。而相比之下,塞巴斯蒂安則更有殺人動機。

有人說第五個受害者差點被殺因為金主要被驗血,所以金主怕了要殺人滅口,但劇情里介紹的顯然不符合這個事實。監聽電話里是女孩主動打給塞巴斯蒂安說要離開的,并不是塞巴斯蒂安聯系的他,所以說金主授意殺人是說不通的。當然個人覺得女孩此時主動聯系塞巴斯蒂安也不太和邏輯,這地方其實是為了最后一分鐘營救和配合影片節奏的加速而加上去的情節。


電影之所以為電影——電影語言帶來的氛圍感

坦率講,這部片子的故事方面是比較傳統的,甚至不是那么出彩的。這片子出彩的點主要在兩個,第一個就是對胡安這個角色的刻畫,第二個就我下面要講的,關于電影氛圍的營造。

電影與電視劇的一大區別就是電視劇基本上只是做敘事,與電影相比,氛圍的營造少之又少。這個片子如果只敘事,其實也會吸引人,但就變成了一部電視劇,沒有了味道。

該片氛圍營造主要靠幾個方面。

鏡頭帶來的意象感和氛圍感,

首先,關于鳥的意象我前文已經寫過了,這個是片子最重要的意象,不再贅述;第二影片在很多關鍵地方出現了俯瞰的大遠景鏡頭。除了顯而易見的開頭沼澤地的大全景,還有比如在毒船上女人告訴胡安會死掉之后的那個船孤零零離岸的鏡頭;比如最后塞巴斯蒂安被殺死墜入水中的雨天沼澤地全景鏡頭,再比如最后兩個人驅車離開沼澤地的鏡頭。這些鏡頭都有其氛圍感,具體我就不用語言來描述了。除了之外還有一個鏡頭我覺得特別好,兩個警探在發現井里的絲襪以后,驅車回家,在茫茫夜色中,孤零零在路邊走著的女孩就像一個獵物,周圍沒有任何路燈,只有車燈打在女孩身上,車開過之后,紅色的尾燈籠罩在女孩身上,那種不安全感立刻躍入人的腦海。而這一個鏡頭除了渲染了氛圍,也預示了悲劇。下一場戲就是女孩的尸體被找到。

除了鏡頭語言之外,本片的聲音設計和音樂也很扎實和得當。聲音設計上有一個比較常用但是有有特點的音效經常使用,就是低頻噪聲,在室內場景,一旦出現危機加劇的時候,聲音設計師就會加入一些低頻噪聲,比如,探訪姐妹家里時,再比如,第一次探訪旅館時,都加入了低頻噪聲,但這個在一般的回放設備上可能聽不出來,我在電影院看的時候就感覺明顯。

這片子的音樂不是旋律化的音樂,而是氛圍感很強的音樂,有點像音效了,近些年,在電影屆,音樂音響化和音響音樂化是兩個統一的趨勢,音樂越來越融合到劇情中,被劇情拉著走而不是帶著劇情走,這部片子可說是這樣類型音樂的一個代表。

該片的音樂起到了情緒上分節的作用,如我上傳的圖所示,每一個下滑箭頭所指的地方,就是音樂給情緒分節的地方。在每個相應的小節里,音樂使不同的場景保持情感上有起承轉合。其實這類探案片,因為情節比較瑣碎,很容易碎片化,用音樂在相對碎片化的情節統一起來,是很有意義的一種做法。


欧美成年生活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