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影資訊〉

《蜂鳥》:不可思議的處女作

分享到:                         發表時間:2020-03-11 點擊次數:1570  


 《蜂鳥》2019參加北京國際電影節“注目單元”競賽,收獲好評。

電影講述八年級少女恩熙的青春故事,時間是1994年。三個重要事件標示出這一特殊年份:1994年的世界杯、金日成的去世、圣水大橋(Seongsu Bridge)的倒塌。

電影呈現出一幅典型的90年代韓國家庭畫像:苦悶父權的父親、柔弱無力的母親,問題重重的孩子。導演金寶拉以敏銳的女性視角觀察社會現實,記錄下女性壓迫的成長環境。

小女孩恩熙在不確定性中展開她的青春生活:重男輕女的家庭氛圍讓她喘不氣來,男朋友讓她體驗到愛情滋味,女性友人投來的示好讓她受寵若驚,與好友一起逛酒吧、夜店,在超市偷竊遭遇傷心的背叛,圍繞在恩熙身上的是青春期少女的普遍經驗:對未知世界感到迷茫和無助。

她在新來的中文女教師智英身上找到榜樣和依靠,兩人建立起不尋常的友誼。智英的率性、灑脫讓恩熙在嚴密的現實環境中找到喘氣的縫隙。電影遺憾地結束在智英寫給恩熙的信上,再見已成永遠,智英在大橋坍塌事件中死去。

恩熙的形象無疑是成功的,第一次觸電的樸智厚奉獻了幾乎完美的演技,將少女敏感細膩、迷然懵懂的狀態表現得入木三分。金寶拉通過長鏡頭和特寫鏡頭帶著觀眾進入恩熙的內心,讓觀眾感同身受。

《蜂鳥》讓人想到楊德昌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兩部電影都是青春片,都講述了青春期孩子在家庭和社會雙重壓迫下面臨的成長困境。電影中有一幕,恩熙的穿著與小四的打扮如出一轍。

某種程度上說,比楊德昌更進一步,《蜂鳥》同樣是侯孝賢式的,這說明電影是對東方獨特世界觀的呈現。電影里的每位家庭成員都遭遇人生困境,如同《一一》;與此同時,家庭成員間不斷發生著內部損耗,這是侯孝賢發現的東方式家庭的秘密。

《蜂鳥》讓人詬病的地方是它的年代感,94年的物質生活看起來與當下差別不大,但這并不影響觀看。幾個重要事件的加入主要為了涂影故事發生的背景,不必做過多政治態度上的引申。

另一個問題在于結尾拉得過長。電影原本可以巧妙地結束在恩熙伴著音樂起舞的那刻,但為了讓智英的“死后箴言”更富教育意義,不惜將智英殘忍地殞命在圣水事件(太過巧合)。

甚至于,三個孩子共同望向斷橋的背影也是極好的收尾,這樣就不必用念信的老套方式結束電影。(念信收尾,是《蜂鳥》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另一處相似的地方)

電影此前參加釜山電影節,獲得KNN觀眾獎和NETPAC獎(亞洲影評人協會獎),并在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新生代青年單元獲評審團大獎。

這是韓國女導演金寶拉的第一部長片。金寶拉在哥倫比亞大學獲得導演碩士學位,《蜂鳥》由其之前的短片發展而來。金寶拉之后的電影之路不可限量。



作者:把噗(豆瓣)

欧美成年生活片视频